顾惜朝

渭北春天树 江东日暮云

【AL】吃灯记

@拾

生日快乐,心想事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1】

马龙今年研二,目前在国p大学附属医院做实习医生。工作性质也不太复杂,学习和帮忙为主。

下午带马龙的秦主任突然和他说,要给他个机会,让马龙独自处理一个病患。

马龙小心翼翼地问:“是个什么病症的患者?”
秦主任笑了笑:“在急诊室呢,你快点过去看看吧”

马龙忙小跑过去。推开急诊室的门,一个男生穿着黑色连帽衫,戴着帽子口罩,正一言不发安静地坐着。

男生盯着马龙看了一会,又好像不太好意思似的,低了头。

马龙站到他面前,俯下身子耐心地问:“怎么了?什么症状?”

男生撩开帽子,摘了口罩。整张脸鼓鼓的,嘴里好像含着什么东西。

“你这是……吃什么了?”
男生指了指天棚上的灯。
“灯泡?”
男生点了点头。

吞灯??
马龙超想笑的。

但男生的眼睛太好看了,很熟悉。又好像自带深情滤镜,好看到马龙笑都憋回去了。

他伸手摸了摸男生的鼓鼓的腮帮,想缓解一下患者紧张的情绪,问道:“大学生吗?叫什么名字?”

男生唔唔了两声。好像觉得不太好意思,耳朵和脸都烧了起来。

“哦,嘴里塞着灯呢。没事别紧张”马龙轻轻抚着男生的脸,取了些棉絮塞到男生嘴里,然后一点点把灯泡敲碎:“来……低头,张嘴把碎片吐出去……”

男生漱了漱口,抬着眼睛看着马龙,有点走神。他嘴巴有点肿,但能看出来鼻梁高挺,眼睛狭长,还是那么帅。


目光定格了一会,男生才大着舌头说:“谢谢医生。”

马龙还是很想笑。笑意都要挤到嘴边了,生生被医生的身份和面部肌肉的控制力压了回去。

他只能挠了挠鼻子掩饰:“没事不用客气…那我问一下,你没事吃它干嘛?”

男生看了看马龙的胸牌:“马医生你好,我叫张继科,研二,国p大学文学院,单身……那个谢谢,我…我先走了…”

男生慌慌张张的带了门,一阵风似的消失了。

马龙看着男生的背影笑了笑:“变得黑了点,傻了点。有点意思”



【2】

张继科觉得马医生长得特顺眼,越看越舒服。

看胸牌写的是实习医生,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。马医生手指头软软的,说话声音也怪好听的,摸张继科脸时他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张继科快步从医院出去,才松了一口气。

走在路上看到个瘪瘪的易拉罐,他兴奋地踢了一路,哐啷啷的直响。

一月什么时候有雪,七月何时下雨,什么形式碰到喜欢的人,都无法预计。

就是这开场太丢人了,好奇心太可怕了。
蠢死了。
要是能再拉一个人蠢一回,第一印象是不是能挽回来一点?至少不止他一个人这么傻,对吧。

等周一方博周雨他们几个回来,劝他们也试试。



【3】

张继科拉了凳子做到方博旁边:“博儿,你说灯泡放进嘴里,能拿出来不?”

方博正打着游戏没抬头:“这什么问题?为啥拿不出来?能放里应该能拿出来啊?哎我去哎我去什么走位!”

“博儿,你要是吞了灯泡能取出来,我请你一个月早餐。要是不能也没事,我请你去医院,怎么样”

“别,哥,你自己先试试!”


小胖默默地剥开一个橘子:“听起来好像挺划算啊……早餐两个鸡蛋饼七块茶叶蛋两块豆浆两块五,11.5乘以30,一个月下来就是345啊…”

“啊?这么多?”方博放下手机:“值得一整…”

方博正说着,周雨已经上手把自己台灯的灯泡拧了下来,用湿巾擦了擦递给了方博:“放心博哥,你杀人我递刀,你抓老鼠我送猫,你吃苹果我给你削……你吃灯泡…”

方博:“咋?”

“你亮度高??”

“去你的我又不导电”

张继科站着,抱着双臂看热闹,盘算着马龙一会会不会值班。

方博努力张大了嘴,灯泡进去一半的时候方博还觉得这都不是事儿,一进一出就一阵儿。

下一秒方博就想起他奶奶常说的: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

“唔唔,呜呜唔唔呜呜唔!”
“科哥,博哥说啥呢。”
“不重要,去医院!”



【4】

医院里。

护士打电话给马龙:“马医生,又一吞灯的,过来处理一下吧。”

马龙赶过来,上下打量了一下张继科:“怎么还是你”

“这次不是我……”张继科说着把方博往前推了推:“我室友”

马龙动了动脖子上的听诊器:“我是实习医生,又不是电工……再说了你们怎么都好这口?牙口都这么好啊?还是说吞灯会传染啊?”

张继科挠挠头:“这不是为了科学献身嘛”

马龙:“灯泡放嘴里为什么拿不出去,有意思,果然没有愚蠢的问题,只有愚蠢的做法……”


同样的流程,又来一遍。

马龙给方博处理口腔,张继科就在旁边一动不动地盯着马龙的侧脸。等清理好马龙抬头说没事了,张继科才回过神来。

“回去劝劝周围的人,别这么玩了”
方博苦着一张脸,捣蒜一样地点了点头。

张继科忙上前握住了马龙的手:“谢谢马医生。能请你吃个晚饭吗?”

小胖在一旁忙点点头,“好啊好啊。”

周雨拍了拍小胖肩膀:“请人家,不是要带你”


马龙脸有一点红,想低头看看表,手却被张继科握得紧紧的。他动了动手腕,张继科这才反应过来,松开了手。

“不好意思啊我一会还有手术观摩”

“不不不,是我觉得麻烦马医生了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“我…我还有事要先去忙了,你们几个回去探索精神稍微低一点,好吧?”


周雨方博小胖走在前面,张继科是最后一个出门
的。他趁关门空隙想顺门缝再看一眼马龙,没想到马龙也正抬头看他。

“那个张继科儿?”
“嗯?”
“没事…”

其实马龙是想说,你嘴不肿了,还是那么好看。

“留个电话或者微信吧,身体有什么小问题可以问我。”

张继科心里噼里啪啦地炸了一堆烟花,表面上强忍着,又推了门风平浪静地掏出手机:“好啊,谢谢马医生”



【5】

“胖儿,你博哥失败了,但你年轻,口腔…弹性好,我觉得你可以的!”

“我不,那玩意又不好吃。再说你和博哥都失败了全校都知道了……都说咱445宿舍疯了,集体吞灯自杀,我可不玩这个”

周雨拍了拍小胖的肉脸:“胖儿,你科哥不是为了探讨灯泡能否拿出来,他是找个借口去泡那个马医生。”

方博抄起张继科桌子上的香蕉剥了皮狠狠地咬了一口:“我就知道!还直系师兄呢!要么早餐!要么折现!”


几个弟弟正叽叽喳喳地讨论,张继科手机响了。是马龙发来的微信:“今天有空,请我吃饭?”

“好啊,去哪?”
“第一高中后面的美食街怎么样?”


两个人坐在路边的小摊前,点了一桌子的烧烤和几瓶啤酒。

张继科挪了挪椅子,给马龙倒了杯开水:“我上高中时,有几次考试成绩不好,邻居的皓哥就带我来这喝酒。”

马龙夹了半天也夹不起来一粒花生米,干脆停了筷子,问:“你也是一高的?”

张继科又拿了双筷子夹了几粒到马龙碗里:“对啊,我07级的啊。你也是?”

“是啊,可能你文科我理科,所以没怎么见过吧。”

“我印象里理科班似乎是有个叫马什么龙的,成绩很好,可是长得肉嘟嘟的…”


马龙把花生米咬得嘎吱吱的响。

张继科倒了杯啤酒一饮而尽,举着空杯:“我错了我错了…没有肉嘟嘟…”

两个人越聊越投机,曾经的生活有太多的交集。张继科有点后悔没早点认识马龙,也后悔高中太忙于学习,没生点什么别的心思。

“记不记得那个光头的肖主任…动不动就四川话训学生…”

“记得记得…没有头发,但人很火辣,一口四川话,一点就炸…”

“还有咱们校长,每说一句话,必须带一个‘是哇’是哇什么啊还蝌蚪呢…”

“继科儿…”
“龙…”


后来店家要打烊了,张继科把微醺的马龙送回去,自己也回了学校。出租车外广告牌和霓虹灯飞速后退,马龙的脸不时的浮出脑海。张继科觉得自己也有点喝多了。



【6】

最近晚上从研究所回来后,张继科就趴在床上面无表情。方博问道:“哥你发什么呆,想什么呢?”

“我想马大夫~”

方博咔咔咬了两口苹果:“哦”

小胖腾一下坐起来:“科哥一起吧?我也想!”

张继科丢了个枕头过去,“我的!你想个屁!”

小胖揉揉头:“咋了……马尔代夫叫你承包了咋的…”


正说着周雨回来了,气还没喘匀:“科哥,马医生在咱们楼下呢。”

“啥??真的假的?”还没等周雨回话,张继科抓了件外套已经下楼了。


楼前的灯光看起来冷冷的,马龙就靠在墙边,低着头,头发也没打发胶,乖乖地贴在额头上,看起来神情憔悴。

张继科走过去轻声问:“龙?你怎么来了”说着把外套给马龙披上了。

马龙仰了仰头,想让眼泪倒流回去。安静了好一会,才说:“今天秦主任经手了一个病人,才十几岁。没救回来,小男孩临走前还一直拉着我的手,说哥哥救救我。”

马龙说着又有点哽咽:“我心情特别差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不知不觉就走到你这来了。怕你忙也没敢给你打电话……”

张继科刚想伸手抱抱马龙,马龙却先一步埋进了他怀里。眼泪蹭的张继科肩头湿答答的。

张继科轻轻拍着他后背:“龙,你和秦主任你们一定都尽力了…那小男孩儿下辈子一定能活的长长久久的…”


十一月的天有点冷。好大一轮月亮明晃晃的挂在天上。

马龙平静了好一会,才抬起头来。看张继科就穿了见衬衫出来,忙把身上的外套拿下来:“你怎么穿这么少……”

张继科冻的有点哆嗦,咬着牙说,“我不冷。”

马龙还是把衣服给张继科披了回去。哑着嗓子说:“你要是感冒了难受的还是我…”说着下巴又抵在张继科肩上:“我没事,靠一会我就好了…”

两个人就这样站了好久。

快十一点的时候,马龙说要回去。


张继科把马龙外套的拉锁拉的高高的,拉着马龙的手包进自已手心,揣进了外套口袋里。

“走吧,我送你。”

路上落叶绵软,月光明亮。

回去张继科琢磨了好久,那句“你感冒了难受的还是我,”是什么意思。和自己想的一样吗。

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



【7】

快冬天了,张继科决定给他心心念念的小马医生织一条围巾。

小胖知道后一脸鄙视:“科哥你太可怕了,这大晚上的你光着膀子露着纹身,手里拿着毛衣针,一针一线织青春?这画面多吓人你饶我一命行不…”

张继科有点茫然:“那送点什么才能看出用心呢?”

方博放下鼠标,严肃地说:“把自己打包送上床,比较稳妥。”

张继科把两个毛线球连同毛衣针送给了研究所的师姐。

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想着方博的话。

他也是真的想睡马龙。



马龙这几天也常常失眠。

他觉得特别奇怪。每次一见到张继科就觉得心里又暖又平静。

这个人有时候挺幼稚的像个小男孩,竟然会吞灯泡只为了试试传言是不是真的。

有时候又觉得他很成熟,对很多事情看的透彻又清楚。


记得高中的时候,马龙的班级在一楼。他坐窗口时总能看见张继科在操场上踢足球。

那会觉得这个男生跑起来很帅,像一阵风。进球了就满操场的喊,运动后头发都是湿湿的,脸上的汗珠子被阳光一晃亮晶晶的。

听说成绩还是文科班前几名。

马龙那会特别羡慕这个激情的像春天的闪电一样的男生。有时候做题累了就去操场上找一找他的身影。

只是那会好像还没意识到这是喜欢。大学选择了医学院每天又忙的不可开交,根本没有空闲考虑这些事。

直到那天又遇见他。他跑起来的背影还是那么好看。
马龙躺在床上捂了捂胸口,心想这大概是爱情。



【8】

12月1日是世界艾滋日。马龙所在的医院要负责去国p大学宣传预防艾滋知识。任务自然落到了他们几个实习生的肩上。

马龙看了看通知:地点国p大?
巧了。


他们几个实习生在学校食堂的广场前摆好了桌子,又拉了条幅。马龙的师弟许昕负责发传单,马龙则是把安全套递给过往的学生,遇到不懂的顺便普及使用方法。

张继科下课了,看见食堂广场拉的条幅,巨大的红丝带图案,人流熙熙攘攘的还挺热闹。再看条幅旁边穿着白大褂的,不正是马龙吗?

张继科拉了拉夹克衫,又调整了一下书包,大步地朝马龙走了过去。

“龙,你来啦”

马龙看着站到面前的张继科,开玩笑地递给他一枚安全套:“继科儿,要不要我给你普及一下知识?”

张继科伸手接了过来,指尖还摩擦了一下马龙软软的指头,也打趣道:“再给我来几个”

马龙脸有点沉下来了,不知道他要这么多是要干嘛,是和谁用吗?

他把手里的几个丢进旁边的箱子里,冷冷地说了句:“频率太高不好。”

张继科有点小得意地凑到马龙耳边:“那……我以后一天一次行吗”

“那是你的事,医生只是建议。”

张继科又晃了晃手里的东西:“一定要用吗?”

旁边的许昕还在状况外,一脸认真地说:“同学,为了安全,要的。”


张继科小声地嘟囔:“我们以后……也要用的对吧?”

说着把手里的套套塞到马龙白大褂的口袋里:“替我存好了。”

马龙脸腾一下红了。
“神经病……”

张继科转身跑来了,回头冲马龙喊:“龙,我先去趟研究所……中午带你去我们食堂吃饭。”



【9】

中午饭口的时候,食堂人多到队伍都能排到门口。

张继科拉着马龙的手腕,说:“你就坐着等着好了,我知道你爱吃什么。我去排队”

“我不想坐着等,我也想去看看你们食堂有什么”
“好好……你说啥是啥。”

张继科心想,你可真治我。


马龙排在张继科的前面。两个人说说笑笑的,时间过得很快。没一会就排到马龙了。

张继科手拄在点餐窗口前,把马龙圈在怀里。贴在马龙耳朵上说:“看好啦?吃什么”

马龙点了几个肉,又指了指拍黄瓜和炒青椒。
回头问张继科:“行吗?”

队伍人挤人,两个人又贴的近,马龙鼻尖轻轻擦过张继科的脸。

痒痒的。张继科根本没心思注意马龙点了什么:“行行行,你有决定权。”



吃完饭送了餐盘,张继科和马龙并肩往门外走,正巧食堂门口的大屏幕上滚过一行红色的大字:

“吞灯泡 ,有危险,  谁要再吞谁没有脸。”

马龙停住了。认真地读了一遍。

“这是说你们宿舍吧?哈哈哈哈哈”

马龙笑得身子都软了,站不起来,一直捂着肚子蹲在地上,还咯咯咯地笑个不停。

张继科拽了拽马龙胳膊,又伸手捂住马龙的眼睛:“嘘……乖不许笑了”

马龙还是软软地一瘫。张继科俯下身搂住马龙腰,想把人抱起来,马龙直了直身子,干脆伸出胳膊绕过他的脖颈,趴在张继科肩头笑。

张继科慢慢拍着马龙后背:“龙,别笑了别笑了……一会笑岔气了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你再笑我就亲你了啊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
张继科干脆揽着马龙的腰,把人拉到了食堂厕所隔间里,伸手把隔间门锁好,但马龙还窝在他肩头咯咯咯地停不下来。

“我真亲了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”

张继科捧起马龙的脸,吻便落了下来,蜻蜓点水一样,很温柔。

马龙不笑了。微张着嘴唇,瞪大了眼睛。

然后也朝着张继科的嘴亲了过去。牙齿碾过张继科的下唇,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。

张继科有点委屈:“为什么咬我?”

“尝尝……”

“别光尝啊…”



【10】

晚上张继科送马龙回去。

出了校门刚走了一会,张继科突然拉住马龙的手:“我嘴巴怎么还有点疼啊”

马龙掏出手机,打开手电,手揽过张继科的后脑勺:“过来,让大夫给你看看……”

张继科乖乖地凑了过来。


路灯的光在张继科长睫毛上抖动,垂下一片阴影。

马龙瞅了一会:“没什么事啊,”说着关了手电,朝张继科嘴唇吧唧亲了一口。

“医生,最好再来一下,才好得快。”张继科笑着把龙拉倒旁边的树影里。


“上哪去?”

“嘘,没听过搞对象就怕路边有路灯吗……龙啊你摸我这儿……硬硬的这什么毛病…”

“八成是坏了,切掉就好了……”

“坏了?你不试试就知道坏没坏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

评论(135)

热度(7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