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惜朝

渭北春天树 江东日暮云

【獒龙】天降男友(一发完)


总希望看见我时,你是笑着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1】
天空安静的卷着两朵云,是个好天气,适合出行,适合邂逅。

一星期飞五次,虽然都是国内,但马龙也觉得不堪重负,飞机对他来说,俨然变成了高空酒店。登了机马龙就先睡了过去,想到要与世界失联几个小时,许昕正抓紧时间认真地与手机亲密接触。

机舱里年轻又俊朗的男空乘穿着白色制服,眯着一双桃花眼,面带微笑的提醒大家:飞机马上就要起飞,请调直座椅靠背扣好安全带关闭电子设备。声音低沉又磁性。

空乘走到马龙身边,用性感的嗓音轻轻喊了几声:“先生,先生?”

马龙与周公约会正酣,身旁的许昕在抓紧着末日几分钟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咧嘴笑得开心。

男空乘见马龙没反应,低下身来帮马龙按了按扶手上的按钮,扶住靠背,座椅带着马龙缓慢的弹回来,马龙整个人都被圈在空乘怀里。

旁边的许昕余光瞄了一眼吓了个半死,我去这场面太刺激了!连忙打开了相机:让你平时总发我表情包还不让我维权,偷拍没商量。

男空乘低头看了看座位上的人:睫毛垂下来,皮肤很白,嘴唇微微张着,呼吸淡淡的,还挺好看。怀中的马龙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闭着眼睛身子突然挺直——嘴一下撞到男空乘侧脸上,结结实实的亲了一下。

男空乘明显被脸上柔软的触感吓了一跳,赶忙直起身,红着耳朵说话还莫名的带了点青岛口音:“那个…旁边的乘客麻烦您关一下机…”

马龙听到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歪头看了一眼许昕:“就睡这么几分钟,还梦见啃猪肉,嘴刚碰上肉就飞了。”

许昕瞄了瞄男空乘没忍住笑出声来:“哈哈哈哈那猪帅吗?”

马龙白了他一眼:“猪只分好不好吃”

许昕没回应,一脸坏笑地发了一条朋友圈:[飞机上面一声吼,求求龙哥别虐狗。]下面配了两张图:一张是帅气的男空乘环抱着马龙,另一张是马龙闭眼亲吻男空乘的侧脸。

男空乘再一次叮嘱:“先生请您关闭电子设备”

马龙抬了抬头,与男空乘四目相对,俩人眼光又都急忙闪躲开。男空乘的耳朵更红了。

马龙碰了碰许昕:“快点关机!”

许昕急急忙忙地发完朋友圈,自己赶紧先点了个赞,然后乐呵呵地关机了。

空乘离开后马龙不自觉地勾着嘴角问:“大昕,你觉不觉得这个空少挺帅的,声音还挺好听。”

许昕百无聊赖的翻着杂志:“一般一般,昕爷五分之三,马马虎虎,昕爷七分之五…哎呀还不错,但比我比不过。”
说着合上杂志身子歪过来:“师兄,你这都快三十了感情生活一片空白,我刚看了下胸牌,叫张继科,有没有兴趣?”

“去你大爷的。”


飞机上的人还不知道,许昕一条朋友圈,把公司的微信群一下子引炸了。
听说马总有男朋友了,女职员们在群里哭哭啼啼的,有部分男职员情绪也极不稳定。公司的八卦小妹还分析,昕爷跟马总这关系,他发了朋友圈这就意味着马总好事将近了,估计不是订婚了就是要结婚。还有好事的直接抛出了张继科的个人信息,所属航空公司年龄星座一应俱全,还配了张制服证件照。

帅哥都有帅男友了,这世道不好了。


第二天马龙结束业务便飞了回来,一进门就觉得公司氛围不太对,人都怪怪的。先是前台小姑娘泪眼汪汪的跟他说恭喜马总,接着坐电梯碰见了几个员工也纷纷道喜。马龙心想公司人事调整自己要升副董事长的事保密的挺好啊,怎么大家都知道了。

在走廊碰见员工丁宁,丁宁一脸坏笑:“龙哥恭喜啊,男朋友很帅嘛!”

马龙一脸问号:“啥?什么男朋友?”

丁宁曲起胳膊肘碰了碰马龙:“行啦咱们可是年会马丁宁黄金组合,还瞒我啊?”

见马龙一脸茫然,丁宁试探的问了句:“几天没刷朋友圈了?”

马龙赶忙掏出手机打开微信!“你大爷的许昕!”


许昕打了个喷嚏,随后手机就响了。

到马龙办公室先挨了一个爆炒栗子,马龙甩出手机:“长本事了啊还会p图了!快点发条朋友圈给我澄清一下!”

许昕揉了揉头:“实景实拍啊师兄!就昨天飞你睡着那会…再说我应该点了分组啊就玩的好的几个人知道……”

马龙又低头看了看那两张照片,手指在屏幕上不自觉地来回滑了好几次,心里纳闷:我睡着干了什么啊禽兽啊!

“你是不是忘分组了!要不怎么全公司都知道了!”
马龙话音刚落,收到一条秦老师短信:[龙仔,你谈恋爱了?]

马龙坐下来拍了拍大腿:“完了…晚了,秦老师都知道了董事会肯定传遍了……”

许昕假意拍了拍自己的脸:“师兄我对不住你啊!这事百分百我的责任…”顿了顿又说:“但最近公司正人事考察你又要升董事…感情的事变动太多公司的老古董们会不会觉得你不可靠……师兄要不你将错就错?”

马龙白了许昕一下,手托着腮叹了口气没说话。桌上的电话响了,显示是前台打来的:“马总,您男朋友来了。我跟他说您在三楼办公室。”

“啥?”马龙电话没拿稳差点摔在桌子上。

今天正赶上张继科休息。学弟周雨最近刚签到马龙的公司,张继科心想着弟弟初来乍到,便过来看一下顺便吃个饭。到大堂里,前台的小姑娘看见他好像吓了一跳,目光呆滞的好像得了脑血栓。平静了一会,就告诉他上三楼,张继科还纳闷,我还没说找谁呢。

听说马总男朋友来了,公司一大半的人都兴致勃勃的涌到三楼来。

三楼员工办公区是大片的玻璃隔断。里面的员工都歪着头等着电梯门打开,想看一眼马总男朋友真人什么样。

马龙和许昕走到门口,看走来的似乎真的是昨天的空乘,只不过今天穿了件白衬衫,戴了副黑框眼镜。

马龙碰了碰许昕:“昂…这怎么办?”
许昕推了马龙一把:“上吧师兄!这么多人看着呢别搞得昨天还如胶似漆今天就分手了一样!”

马龙回头无助地看了眼许昕:“非得这样吗?”
许昕握了握拳给马龙鼓劲:“为了打造沉稳干练的个人形象!必须的!”

马龙脸有点红:“大昕,我叫啥?”
“哎我去了师兄你叫马龙!”许昕拍了拍额头。
“放屁我问我得叫他啥?”
“宝贝儿亲爱的啥都行!”
马龙一脸不情愿:“这也太肉麻了!”

眼看人越来越近,马龙想了想帅空少好像叫张继科,他怯怯的喊了声:“继科儿?”




【2】

马龙喊了声“继科儿,”接着朝白衬衫的人走了过去。许昕在后面小声的提醒他,“师兄,要热情!热情!”

张继科瞧见是飞机上亲了自己的乘客,心里又惊又喜,停下来,刚想要开口说是你呀,迎面走来的白皮肤黑西装的人瞬间就扑进他怀里,环着他的脖子,头在他肩头蹭了蹭,还没等张继科反应过来,那人凑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麻烦张先生,配合一下。”软软的嘴唇擦过他耳廓,张继科感觉自己整张脸都烧了起来。

一出电梯就有个白玉似的人儿投怀送抱,张继科脑子早已乱成一锅粥,双手也不知道该放哪。

马龙歪了歪头看了看隔断里:“工作去!没看过处对象啊!”接着满眼含笑地看着他:“继科儿,抱我一下。”

张继科这才明白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角色,抬了抬手揽住马龙的腰,干脆把人扣在怀里紧紧的抱住。

抱了一会马龙放开手,抬着一双鹿眼问他:“继科儿,你怎么来了?”

马龙带着儿化音叫的张继科耳朵都软了。张继科不知道该怎么接,只能打马虎眼:“我……也不知道……我怎么来的,不知不觉就到这了……”

隔断后的女员工们又感慨起来:“我去虐狗啊,心里时刻想着你,控制不了我自己?不知不觉找到你,把你抱在我怀里?”

“情话满分啊!不知不觉四字甚秒!想你的心无可救药!啊啊啊”

男职工一脸不满:“不就是个小黑脸,长的帅那么一点点!”


马龙看着张继科一脸窘迫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来,牵着张继科的手,把人往自己办公室里领:“继科儿,走吧去我办公室说。”张继科乖乖的跟在后面,支楞着红红的耳朵。

许昕倚在门口竖着大拇指:“毫无破绽!完美灿烂!情绪饱满!深情款款!”

马龙白了他一眼: “回头再跟你算账!”

马龙进了门赶忙松开身后人的手,许昕拉上了百叶帘出了门:“那个二位不打扰了啊,慢慢聊!”

马龙让张继科坐在沙发上,自己坐在他身旁,倒了杯水:“张先生不好意思,中间有点误会不便和对您多说。刚刚谢谢您的配合……对了,张先生来这什么事?”

张继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:“过来看一个学弟。”

说话间门一下被推开了,丁宁抱着一叠文件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,脸遮在文件后面:“龙哥……快!帮我接一下!”

看到丁宁进来,马龙吓了一跳,本着开会不尿尿,做戏做全套的原则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屁股坐到张继科怀里。

丁宁探出头来,刚喊了一句:“龙哥快点快点!”话音还没落就看见马龙面对面坐在张继科怀中,手抱着张继科脖子,张继科搂着马龙,眼看要是要接吻的姿势。

丁宁赶忙把头又挪回到文件后面:“不好意思啊龙哥我手机充电呢消息闭塞,我不知道你家帅哥哥来了……”

马龙看了看丁宁黑着脸说:“那还不出去!下次能不能先敲门!”

“好…你们继续……继续…”丁宁吐了吐舌头转身出了门,马龙刚要从张继科身上下来,只听丁宁在门外说:“龙哥你还是锁好门吧……”吓得马龙紧紧搂住张继科:“昂知道了,你还能不能走了!”

听门外没动静了,马龙松开手,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抱的太紧,张继科的唇都贴在他脖子上了,明显能感觉到身下还有个硬物顶着自己。

马龙脸一下就红了,赶紧从张继科身上下来,拿起水杯喝了几口水掩饰紧张:“张先生谢谢您今天的配合,我也不能让您白帮忙,您来说,我该付多少钱?”

张继科想到自己一月被逼相五次亲的经历,想着反正都是演戏,不如也让他帮我一回。开口道:“马总这样吧,实不相瞒我也快30了,家里催婚催的紧,我帮你演了一次,你礼尚往来一回怎么样?”

马龙抬了抬头,眼睛笑的弯的像小月亮:“好啊!没问题。”

“那马总什么时候有空?”

马龙放下水杯看了一眼日历:“后天怎么样?还有,别叫马总了叫我马龙吧。”

张继科伸出手来:“好,那就后天,男朋友,合作愉快!”

马龙伸出手和他击了个掌:“合作愉快”

“对了你不是要来找你学弟吗?”

“今天这情形好像不太合适,改天再约吧。”

“那我后天来接你”

“好”



当天下了班马龙换了牛仔裤搭配白t恤,看起来嫩嫩的,俨然一个大学生。张继科电话打来,路虎就停在公司楼下。

公司女员工又开始叽叽喳喳:“马总男朋友开车来接了,我的小心脏就要停歇了……”

“跟你啥关系?”

“一下失去两个男人,我小心脏都是伤痕!”


上了车张继科帮马龙扣好安全带:“后备箱里有准备好的礼品,一会咱俩提上去就行。”
马龙点点头:“好。”心想他还挺细心。

张父张母看见马龙就喜欢的不得了,觉得他人乖巧又懂事,听说还在上市公司担任要职,俩人心里是一万个满意。

晚饭准备的很丰盛,张继科也一直给马龙夹菜,一会说龙你尝尝这个,一会又说龙我妈这个菜做的好。张父张母也一直龙龙长龙龙短的。

吃过了晚饭,张妈妈给他们铺好了床,又换了双人被,笑着说:“龙龙,你们两个今晚就一起睡吧,被子我都换好了,你们早点睡,我和你爸爸出去转转。”

双人被?张继科心想您真是我亲妈啊。
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对着一张床面面相觑。

“我出去再拿一床被子吧。”张继科说着推开门,没想到张妈妈还没出门:“出来干什么?怎么不陪龙龙?”
“啊……我拿点东西”
“东西在床头柜抽屉里。”
“哦……”

张继科挠了挠头,只得转身又回了房间。
见马龙正乖乖地坐在床头,四处张望着,暖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,看起来好看又温柔。

张继科关上门,说:“龙你看看抽屉里有什么?”
马龙拉开抽屉小脸一红,又赶忙推回去,没说话。

“怎么了?什么啊?”张继科说着走过来一看:两瓶润滑剂和一盒安全套正安静地躺在抽屉里。

张继科无奈地笑了笑,亲娘无误了。

马龙脸上还带着点红晕:“没事,装的像一点嘛!那就一起睡呗!我睡觉挺老实的…”

张继科笑着点点头:“委屈你了……”

见马龙还穿着牛仔裤,张继科忙去衣帽间拿了一套睡衣:“洗个澡,然后先换上我的吧。”

马龙比张继科身材小一号,穿着他的睡衣袖子长出来一点,遮住半个手背,走起路来袖子甩来甩去的,不知道为什么张继科突然就觉得很性感。

“那…睡吧?”
“好”

两个人都抵着床边躺着,各盖着一个被边。半天也没说一句话。过了好一会,张继科开了口:“我有点口渴,去厨房拿点水,你要吗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张继科拉开门,自己爸妈正头贴在门上,差点摔进来,吓了他一跳。马龙听见声音忙从床上坐起来,朝门口瞧了瞧。

张妈妈连忙说:“啊龙龙,没事,你们接着睡吧!”

张继科关上门,把父母拉到一旁:“爸妈你们这是干嘛呢?咱能别这样吗?”

张爸凑过来小声说:“都是你妈,你一直没对象,突然领回来个这么好的,她有点不信!”

“行了我骗过你们吗?都这么大年纪了,这也太不正经了,快回去睡吧。”说着去厨房倒了两杯水,转身又回了卧室。


马龙给许昕发了条微信:昨天不是跟你说,陪张继科演个戏吗,现在我在张继科家,他父母刚才在门口听,怎么办?

许昕秒回:哈哈哈哈哈哈哈,给你们个口诀:亲亲抱抱么么哒,轻点慢点嗯嗯啊!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“前两句…我勉强懂,那个哈哈哈什么意思?”

“师兄,那是我在笑……”

马龙发了个白眼过去,接过张继科递来的水,然后把手机给他看了一下。

张继科笑得眼睛都眯起来:“哈哈哈你这朋友挺有意思……我父母是有点不信,那,这个嗯嗯啊可能要麻烦你……”

马龙把手机收回去,撅着嘴:“去你的,你自己喊吧!”

“我不会啊……”张继科委屈巴巴地看着马龙。

“你看我干什么,我也不会……”


马龙只得给许昕发了条微信:有没有现成的音频,给我发一个。

过了会,许昕果然发了段音频过来:学着点!

两个人点开语音,声音调大,听得脸都红的跟油焖虾似的。音频里声音还和马龙有几分相似,马龙干脆把头埋进枕头里,也不说话。张继科靠着床头坐在,一直红着脸小声地笑,过了好一会音频才放完。

马龙翻过身来,手捂在脸上:“关灯,睡觉!”
张继科心里甜滋滋的,小心地拉了拉被子:“嗯,晚安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张妈妈一边盛粥一边说:“儿子,咱们什么时候和龙龙的父母见个面,商量一下你们俩结婚的事吧?”

“什么?!”



【3】

两个人听说张妈妈要两家商量下结婚的事,都吓了一跳,张继科差点咬到舌头,放下筷子说:“妈您急什么啊?”

张妈妈给马龙碗里夹了虾饺:“我怎么不急啊你和龙龙都快30了。”

张继科侧过头看了眼马龙,马龙瞪大了眼睛也侧过头看他,一脸你别问我我不知道说什么的表情。

张继科只好说:“妈,我和龙崽谈恋爱还没谈够呢!”

“哎呀,你们俩结了婚天天住一块,想怎么腻歪都行,多好呀。再说了现在有个电视剧可火了,人家主角都先婚后爱呢!”


马龙在桌子下面轻轻捏了下张继科的指尖:“嗯……阿姨我父母最近不在国内,等过一段时间他们回来了咱们就商量一下,您看行吗?”

张妈妈这才露出笑脸:“好好好,龙龙啊,那就这么说定了,快吃,一会凉了”

马龙低头喝了一口粥,余光看张继科还坐在那里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。马龙嘴里叼着勺子含糊不清地说:“继科儿,吃饭呀…”

张继科看着他小声地做了个口型:“手……”

马龙才意识到他左手还在桌子下面拉着张继科的右手,赶忙松开了,手一时都不知道该放哪好了。张继科瞧着他窘迫的样子,朝马龙靠过一点小声说:“不好意思了?”

张妈张爸看两个人亲昵的样子,心里都乐开了花。

吃过早饭,马龙要赶着去上班,张妈妈在门口拉着马龙的手,问他什么时候再过来。张继科在玄关穿着鞋说:“妈您放心吧,我一有空就把人领回来还不行吗?”

“不行,你那么忙等你有空都什么时候了,龙龙别等他,晚上自己过来,阿姨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马龙笑着说好,心里一阵暖融融的。


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

张继科开车把马龙送到公司楼下,开玩笑地说:“男朋友,你要走啦?”

马龙解开安全带:“嗯,你今天飞吗?”

“下午有航班。”

“那……一路顺风?”

张继科也准备下车:“马龙,我送你上去吧?”

“别,你一去里面又热闹了。”

张继科似乎带着点不舍:“那…马龙,我走了…你这边需要帮助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好,你也是。”


看着马龙进了公司大厅,张继科才把车子开走。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用力锤了自己大腿一下:哎,刚才应该说有空记得给我打电话的,或者应该说常联系,不对不对…应该问下次什么时候见面…

车子路过商场时,张继科想到还有小半天的假期,突然想添几件新衣服,索性泊了车进去逛逛。

路过某个品牌时,看有件家居服样式似乎挺适合马龙,干脆照着马龙的身材买了一件。又想到昨晚睡觉时,马龙穿自己的睡衣有点大,就又去商场的睡衣店里瞧了瞧。一边看脑子里一边不自觉地回想马龙袖子半盖在手背上,走路时一甩一甩的样子,觉得可爱死了,嘴角便不自觉的上扬起来。


最终给马龙选了件浅色的睡衣。想想现在是夏天,那马龙冬天来怎么办?张继科干脆又挑了一套厚一点的备着。睡衣店里有居家的拖鞋,张继科想了想昨天马龙穿自己的拖鞋,大概大两码的样子,看马龙朋友圈应该是个漫威迷,忙叫了导购问复仇者联盟的拖鞋有没有三十九码半的。冬天的夏天的都要一双。


结账时想了想,好像也没给自己买什么。抱着一大堆睡衣拖鞋,张继科蓦地有点想笑:给人家买了这么多东西,好像人家以后一定会过来一样。这么做怎么觉得有点傻,但又想,万一呢。万一还有下次“合作”呢。



马龙刚进办公室,许昕就一副八卦的表情跟过来了,一脸坏笑地问马龙:“昨晚怎么样啊师兄?”

“嗯,挺顺利的”

许昕大大咧咧地叉开腿坐到沙发上:“哎哎哎,有没有情到深处,爱到浓时,假戏真做啊?”

“滚蛋!”

“欸师兄,我跟你说,说不定这就是一段缘分呐!老天叫你俩谈恋爱,你说这事try不try!”许昕一边打着响指一边跟着节奏说道。

马龙摔了个文件夹过去:“我可去你二舅姥爷的吧!那是老天叫我俩谈恋爱吗!那tm是你!”

许昕一把接住文件:“哎呀师兄,你看他长的挺不错,绝对抢手货,工作也挺好,绝对是个宝,人也挺细心,温柔又多金,父母挺开明,这股准涨停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马龙比了个暂停手势:“你可别说了你,你这嘴在德云社借的啊!有事没,没事赶紧出去!”

许昕起身把文件夹放桌子上:“嗻,臣告退,臣一颗红心摔稀碎,为了公司我人憔悴,为了陛下我人崩溃,我流血流汗又流泪,回头我还犯了罪,哎……犯了罪”

马龙一脸我服了你的表情:“去去去,给你半天假,还东西去。”

“啥东西?”

“嘴哪借的还哪去!”

许昕走后马龙想了想。听起来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。他们俩,这算不算缘分?刚才也没问问他下午飞哪,多久的航班,还什么时候休息。发个微信问问?

马龙拿起手机刚点到微信页面,又想,算了算了,就是合作关系而已,别搞的好像看上了人家似的,万一人家觉得烦怎么办?

马龙放下手机,开了电脑开始看邮件。第一封就是某大型商业晚宴的邀请函,时间定在大后天。邀请函里说可以带家属。

“家属?”马龙暗自思忖:要不要问问继科儿有没有空?但又想,可以带家属又没说一定要带,家属又不一定非要是男朋友…况且他俩又不是真的一对儿,叫继科儿会不会太麻烦他?他飞来飞去的估计也很累…想来想去,马龙托着腮叹了口气:哎今天怎么突然婆婆妈妈的,算了算了,自己去好了。



华灯初上,夜幕刚临。

晚宴筹备的很隆重,邀请了市内多家上市企业的成功人士。马龙穿着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,衬得人窄腰长腿,好看极了。来人一看是跃马集团的准总裁,纷纷前来敬酒。马龙被一堆人簇拥着,只得礼貌地碰着杯寒暄。

好巧不巧的,正赶上张继科飞了个国际航班,航休。也被堂姐张怡宁拉过来参加晚宴。

马龙正和某公司ceo聊着天,余光瞥见一个身影似乎很像张继科。再定睛一看竟真的是他,穿着深棕色西装,身姿挺拔,光打过来,侧脸轮廓俊朗中又带着点柔和。
再一细看他身边还有个短发的女人,看起来精明干练。那人挽着张继科,两个人碰着杯说笑,亲密极了。只是女人年纪似乎略长张继科几岁。

马龙盯了半天,觉得心里酸溜溜的:是不是他家里觉得对方年纪大俩人不合适,他才让我帮忙演戏的…

那ceo看马龙恍着神,碰了碰马龙问:”马总怎么了?”

马龙收了目光过来,讪讪地笑了笑,“没,没什么。”

好在只有自己公司知道他“男朋友”的事。


马龙找了个借口,走到角落里,偷瞄着远处的张继科,站了半天,一动没动。左一个猜想右一个推测,心里堵得难受。后来干脆放下了酒杯,也没心情继续呆在这了。想着算了眼不见为净,便悄悄从后门走了。


坐到车上马龙心里骂了自己几句:怎么这么没出息。总共认识也没几天,再说本来就是互相帮忙,他又不是你的谁…马龙转头看车窗外,夜晚的城市处处霓虹,广告牌和橱窗闪着刺眼的光。路边偶尔有情侣并肩依偎着走着,马龙转过头来,心里像扎了根刺儿似的,又疼又痒。


回到家也没心情洗漱,脱了外衣跌进床里。终夜长开眼,辗转未展眉。


第二天是每月月中的公司聚餐日。

马龙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,坐在席间越想越不好受,干脆倒了满满一大杯酒。端着杯从饭桌左走到右,几乎跟每个职员都喝了个遍。没一会就摇摇晃晃的了。

丁宁看他好像喝多了,赶紧拍了拍许昕:“欸欸欸,龙哥多了,咋整?”

许昕塞了一口沙拉:“没事,一会给他男朋友打电话…”

丁宁拿起桌子上马龙的手机:“龙哥,解个锁”

马龙端着杯看了看丁宁,伸出食指按在home键上:“biu~biu解锁”

丁宁在通话记录里翻出“继科”来:“喂,张先生吗,龙哥喝多了,张先生能不能过来接一下?…好,我把地址短信给你”


没一会张继科便赶了过来。

“我男朋友来了嘻嘻嘻嘻嘻嘻”马龙伸出胳膊架在张继科脖子上,仰着头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“这是…我男…朋友…嘻嘻嘻嘻嘻”“帅…不帅嘻嘻嘻嘻”

众人只好附和:“帅帅帅,颜值跨时代。”


张继科无奈地笑了笑,伸出右手把人揽在怀里,左手拽着脖子上马龙的手,跟马龙的同事说:“麻烦各位了”又低头看了眼马龙:“你啊,酒量真不行…各位接着玩吧人我带走了,单我结过了,谢谢大家…”

女员工们又开始叽叽喳喳:“这男友力要爆棚,单身狗我心好疼…”

“我单身我有罪,我该一死谢社会…”

男员工也翻起白眼:“要是敢睡我龙哥,明天我就砸你车!”


把马龙扶到车上,扣好安全带,马龙坐在副驾驶上不安分地拧了拧身体,嘴里还嘟囔着:“我男朋友…男朋友”一边说还一边嘻嘻嘻地笑。

张继科听马龙这样称呼他,心里美滋滋的,伸手帮马龙顺了顺头发,宠溺地笑着:“嗯你男朋友”

马龙说了两句突然安静了下来。靠在椅背上一动也不动。过了会抿了抿嘴,委屈地说:“我…我想起来了…你不是我男朋友”眼睛湿漉漉的,无辜极了。

“不是啊…你不是…你有女朋友…”

“什么女朋友啊,我没有…”

马龙撅着嘴摇头:“你有啊…你不是我男朋友…

张继科伸出手竖起三根手指:“我发誓,我没有”
“没有吗…”马龙低着头开始数手指:“有、没有、有、没有…有、没有…”十个手指数完他眼睛一亮:“是没有哦!”
接着眼神又暗淡了下去:“假的…假的…你不是我男朋友…”

张继科看着他委屈巴巴地样子,安抚地摸了摸马龙的耳朵,低声地说:“谁说不是啊,是你男朋友”

“真是吗?”

张继科看他喝醉了小孩子似的问起来没完,笑着哄着他说“是呀我是…”

马龙瘪着嘴抬着眼睛看着他:“那你怎么不亲我…”





【4】

张继科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。快三十的人了,突然找到点青春期恋爱的感觉。

那是亲还是不亲啊?

马龙凹着欧式双眼皮抬头怔怔地盯着他。

来来来亲就亲,肉都送到嘴边了,不亲这还是人吗。张继科凑了过去,嘴唇碰在马龙脸上,啄了一小下然后又马上直起身来。

人家喝醉了咱也不能趁机占便宜不是。

他觉得唇也烫,马龙的脸也烫。好像一下子倒退变成了十八岁早恋的少年,小树林里偷偷亲下脸也紧张的要死。

马龙歪过头看着他,嘟囔着“不对不对不对…”

“哪……哪不对啊”张继科手搭在方向盘上,红着耳朵问。

“不对…就是不对…不是要亲脸”马龙委屈里还等着几分理直气壮。

张继科耳朵更红了。


他别过脸去,恰巧对面驶过一辆车,远光灯晃进来,马龙皱着眉闭了下眼睛。张继科就趁机吻了吻马龙的唇。然后又迅速地贴在椅背上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。

张继科还是第一次被要求接吻,第一次尝一个人的唇,带着点酒味,软绵绵的,舌尖不禁舔了舔下唇。

“你这…你这就完了?”马龙嘟嘟囔囔地说了几句,手在安全带上摁了好几下,安全带才松开。他干脆伸了胳膊过去,揽在张继科脖子上,自己身子也往驾驶那边靠了靠,然后瞄准了张继科的嘴,亲了下去。


这个吻不再浅尝辄止,混着酒味,缠绵地要命。
马龙小口咬啮着张继科的唇,舌尖还探进去勾了勾张继科的舌尖。
张继科也开始回应,吸吮着马龙的舌尖,四片唇碾压在一起,酒香在口腔里蔓延流转。


不知道亲了几分钟,马龙带着鼻音小声哼唧“喘…不上气了…歇会”张继科这才停下来,抬手开了天窗,又侧脸看了看身旁的人,吧唧一声又亲在马龙嘴上,然后俯下身来趴在方向盘上偷偷地笑。

马龙伸出手指戳了戳张继科:“嘻嘻嘻嘻继科儿…咱俩…就这么定了啊”

张继科露出笑容还未散半张脸:“定什么?”

“定亲!处对象!”马龙猝不及防地带着奶音大喊起来。

“好好好,小祖宗听你的…”张继科帮马龙系好安全带:“走,送我男朋友回家”

“不!回!家!去!你!家!”


张继科又是一懵。自从认识了马龙,事情以快进×32的速度跑啊。

还没等张继科回过味来,马龙已经坐着睡熟了。头略略歪向左侧,抱着双臂,路灯的光照过来在他睫毛上跳跃。

张继科蓦地觉得心里一暖。他的副驾驶好像再也容不下别的身影了。


到了家张继科又背又抱的才把人放到床上。阳台晾着的给马龙买的睡衣已经干了。

张继科拿温水泡了毛巾,帮马龙擦了手和脸,马龙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嘻嘻嘻笑着吧唧了几下嘴,活像个小朋友似的,等张继科再想拿洗好的睡衣给他换时,马龙抱着他的胳膊怎么也不肯放开。

张继科顺了一下马龙的头发:“乖,听话,放开一下”马龙头在他胳膊上蹭了蹭,又吧唧了两下嘴,好像睡熟了。张继科想抽走胳膊,但一动马龙便噤起鼻子,他只得慢慢侧身躺下,又给马龙拉了拉被子,唇轻轻贴了贴马龙的额头,才关了床头灯闭了眼睛。

窗外,明月斜光到晓穿朱户。



早晨马龙是被闹铃叫醒的,醒来时卧室已经只有他一个人了。周围环境有点陌生,低头看自己怀里还抱着的一截藕,马龙皱着眉不解地挠了挠头,直到看到床头柜上的相框才知道这是张继科家。


相框下面压着一张纸:

“早上有航班,大后天才能回,就先走了。这是咱家钥匙,这把留给你。

你九点上班所以给你定了八点的闹铃,早餐在厨房。对了,昨晚咱俩已经达成共识要“假戏真做”了,所以现在我是你男朋友。

怕你醒来断片,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发到你邮箱了。你回放一下听听昨晚的录音就知道。在飞机上我会短暂“失联”,落地给你报平安。

大后天见。

翻页➡️

已经在想你了。
你家继科儿。”


马龙看到最后一行字,感觉脸倏地烧了起来。
好像能听见张继科的低音炮在耳边呢喃“你家…是你家继科儿…”
马龙拍了两下脸,镇静了一会。

但床上这截长的跟人胳膊似的藕,什么情况?

马龙下了床,拖鞋是漫威图案的,好看又合脚。厨房里皮蛋瘦肉粥还热着,几碟精致的小菜让他有一种住在田螺姑娘家的错觉。

卫生间里有崭新的牙刷和牙杯,成对的毛巾并排挂在一起。阳台晾着两套居家服,口袋上绣着美队的小盾牌,尺码也是适合马龙的,甚至衣帽间还特意空出了半个柜子。一切就像很早就准备好了一样,只等另一个人入住。

“凑流氓,敢情你都计划好久了…”马龙一边嘟囔一边忍不住地笑了起来。

吃了早饭洗了碗,换上张继科挂在卧室门口的衬衫和西裤,收好钥匙,马龙美滋滋地上班去了。



刚进大厅许昕从背后窜了过来,上下打量了马龙一遍:“师兄气色真不错,昨晚运动没少做?”

马龙白眼还没翻完呢,许昕又接道:“男友家的大软床,睡着舒服赛天堂,男友的裤子和衬衣,穿上精神又牛逼!”

“滚滚滚!”

许昕撞了撞马龙肩膀:“别啊师兄,说正经的,什么情况?”

马龙笑了笑:“如你所愿”

“我去你俩睡觉了!我要大声尖叫了!喝水都不想尿尿了!只想哈哈大笑了!”

前台的女生传送了一个带着泪花的眼神。

“你大爷的你小点声!睡你大爷!我是说我俩好像假戏真做了…”

“真做了?!做了?那不还是睡觉了!”

“滚滚滚!”



马龙到办公室,打开了邮箱里的视频,听了一会昨晚的录音,马龙红着脸点了关闭:我去,这一定不是我龙宏峰这是我弟弟宏宇!

叫助理端了杯咖啡,又看了一会上个季度的报表,马龙觉得有点累便站到窗边看风景。

透过大片的落地玻璃,能看见周围建筑上空飞过的鸟群和荡漾的白云。

天空有架客机滑了过去,红色的机尾醒目又好看,马龙盯了好久,半晌呢喃道:“也不说今天飞哪,我都不知道该朝哪边看。”说着低头看了眼手机,时间过得好慢,距离大后天还有好久呢!


马龙又鬼使神差地点开微信,摩挲了一会那个穿着制服的头像,发现对方一早更新了朋友圈,照片里是睡着的自己,还抱着张继科的胳膊。配的文字是:[小朋友喝醉了,有点黏人。]

马龙撇了一下嘴,忍俊不禁:“咦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…这是宏宇宏宇宏宇…”

不知道许昕什么时候站到他身后的:“什么红鱼绿鲤鱼驴的?”

“我去你想吓死我!”马龙嗔怒地坐下,“有份策划预算似乎有点问题,你拿过去看看…对了……大昕,帮我弄一份张继科这个月的飞行计划…”

“哈哈哈哈我懂得,野渡无人舟自横,处对象必须查行程~没毛病,同行空姐名单要不要?”

“你话这么多公司年会你一个人表演个双簧吧?!”

“得…臣撤退”



张继科不在这两天马龙收拾了几箱子衣物,搬到了张继科的房子,箱子横七竖八地都摆在客厅里,还没来得及挂进衣帽间。

马龙想着人快飞回来了,下午抽了空便要去张继科的房子整理一下,路过花店心血来潮买了束玫瑰花,花店的小姑娘笑着说是送爱人的?马龙低了头闻了闻眼睛里都是小星星。

开了门把红玫瑰插在起居室的空花瓶里,马龙越看越觉得舒服。

本来是计划掐着时间赶去机场接人的,但收拾了会觉得有点困,他趴在沙发上没一会就睡熟了。


张继科回来时,马龙正侧身躺在沙发上,桌上的玫瑰衬得一张小脸更加白嫩生动的。张继科轻轻地挪动着行李箱,生怕惊醒了马龙。

人还没走到沙发旁,马龙一下子坐起来看了眼表,急忙趿着拖鞋要出门,一抬头正瞧见张继科,松动着领带眯着桃花眼笑着望向自己。

夕阳照进来,金色的光镀的眼前的人温柔又好看。

“对不起…先去梦里接你了…”马龙挠了挠头。

张继科坐了过来,头靠在马龙肩上,又调整了一下,抱着马龙,脸在他肩窝蹭了蹭:“好香啊……”

“嗯,下午刚买的花”

“我说你…”张继科抬头捧着马龙的脸瞧了一会:“想你了”

马龙拍了拍他后背,然后一个起身把张继科压在了沙发上。张继科看人扑在自己怀里,干脆伸了手把马龙揽的更近些,亲了亲小嘴,又蹭了蹭鼻尖。

张继科用手背贴了贴马龙的脸:“马总…这是要制服play吗?”

马龙揪了揪张继科的耳朵:“张先生你不光长的美,想得也挺美啊”

两个人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,马龙起身要接着整理衣物。


张继科黏在马龙的身后:“我让飞日本的同事给你带了好吃的,有个小饼干我特别喜欢,尝尝?”

张继科说着拉开行李箱,开了一包白色恋人,喂到马龙的嘴边,还没等马龙尝到是什么味道,张继科抱着马龙,脸便贴了上来,咬住了饼干的另一边,俩人的唇越靠越近,交换了一个带着甜味和饼干碎屑的吻。


马龙把衣物展开一件件地挂进衣柜,张继科就贴在马龙背后抱着他,身子也跟着马龙的动作一晃一晃的。“龙你搬进来太好啦”

马龙拍了拍腰间张继科的手:“那你说说,哪好?”

“我也说不清哪好,就是在天上的时候心里有个盼头,知道有人在家里等我,感觉特别susi…”


张继科在家里和马龙黏糊了两天,每天做了早饭送马龙去上班,然后等着马龙一起吃午饭,晚上再把人接回家,等爱人回来,踏实又甜蜜。

张继科今晚开车把人接回来,俩人还没进门就听里面热热闹闹的。

张继科狐疑地看了马龙一眼,抓着他的手把人藏在身后,生怕是家里遭了贼。马龙也不说话,嘻嘻嘻嘻地笑着跟着他。


张继科推了门,看客厅里坐着的是自己老爸和另一个年龄相仿的叔叔,俩人正在下象棋。马龙先开了口:“叔叔,爸,你们过来啦!”张继科这才知道是马龙爸爸,忙结结巴巴地喊了句“叔叔,”抛给马龙一个你为什么不早说的眼神。


正说话间厨房里两位妈妈手里拿着菜走了过来,马龙妈妈开心地说道:“呀,继科儿,你们俩回来啦!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!”张继科一愣,忙喊了声阿姨,又走上前去:“阿姨您和叔叔歇着就好,我和我妈去做晚饭…”

张妈妈假装嗔怒道:“嘿你真是我亲儿子,我和亲家母正聊的开心呢!”

“对,你们俩去客厅陪那俩个帅老头吧!”



张继科牵着马龙的手腕把人领到一边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我爸妈从国外回来了”

“啥?敢情上次在我家吃饭你是说真的?”

“当然了,我可不能骗叔叔阿姨”

张继科捏了捏马龙的鼻子:“我怎么觉得被套路了…”

马龙也抬手掐张继科的脸:“你看看你买好的拖鞋和睡衣,我还觉得你套路我呢”

“那…那你之前和你父母提起过我?”

“一个月之前你的照片就在我家七大姑八大姨的微信群传遍了,连我爸的广场舞微信群都知道了,我妈逢人就说我男朋友贼帅,我拦都拦不住…”


厨房门口的两个妈妈看两个孩子说着话脸都要贴到一起了,互相看了一眼,笑了起来。



晚饭做好了,大家坐在一块,马龙爸爸举起酒杯:“今天咱们两家人聚在一起,第一是相互认识一下…”

马龙妈妈碰了碰他:“什么两家人,一家人!”

张继科爸爸笑着接着说:“对,一家人…这第二就是商量一下婚期…”然后父母们齐齐的看向张继科和马龙。

两个人面面相觑,手臂僵着端着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张继科妈妈:“我们和亲家母亲家公商量了一下,觉得下个月初八不错…”

然后两家父母又开始齐齐点头。

张继科:“那叔叔阿姨,爸,妈,你们这就是通知我们一下?”

张爸爸举着杯子和马爸爸碰了个响:“没毛病!”



吃过晚饭张继科把两家父母送到次卧,回到卧室马龙坐着臭着张小脸:“你明天又要飞了?”

张继科靠在床头,搂着马龙亲了亲他的头发:“嗯”

“我又两天后才能见到你了?”

“嗯”

“那我今晚不睡觉了,我要盯着你看一个晚上”

“光盯着我多没劲,不如边运动边看嘛”

“去你大爷的”马龙话还没说完张继科已经压了过来。

“爸妈还在……”



第二天是个好天气。

因为距离下个月初八又近了一天。

只是航休一过,自己又要飞了,又要两三天见不到马龙,想到这张继科心里一酸,甚至开始想着要不要转地面工作。

播报完基本安全常识,张继科开始对机舱进行例行检查。

在头等舱他瞥见一个朝思暮想的身影。

马龙靠在椅背上,抬着头对着眼前的空少笑。

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什么?”空少满眼柔情地笑着问。
马龙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靠过来。张继科贴了耳朵过去,马龙的呼吸就像机窗外的云朵一样呼啦啦扑在他耳际:
“张先生,我要一个吻…”


张继科一整颗心都变成了棉花糖。又甜又软又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

评论(324)

热度(1579)